"嗬嗬!不行啊,老游!我们要的是你们学校党委的意见,不是你个人的意见。"出版社的老张在哪里对我说话?我转过头去看,碰到一个高高的鼻子。天哪,老张的头长到我的右肩来了!这不,他的毛乎乎的胡碴子!刚才我还没有肩胛,现在却长了出来,就是为了扛老张的脑袋吗? 老游我们老张在哪里了出来

作者:3D电影 来源:电影 浏览: 【 】 发布时间:2019-11-07 04:02 评论数:

嗬嗬不行  日侵时期受害调查一:新闻报道(13)

投诉内容:,老游我们老张在哪里了出来,就日本政府统治新马期间,,老游我们老张在哪里了出来,就我父亲务农、卖椰子存下了香蕉票。但是,自从日本政府投降以后,却不肯承认香蕉票的价值,这是很不公平的,这些都是我一家人的血汗钱。日本政府应该遵守诺言,保证可以兑换,赔偿我们的损失。投诉内容:要的是你们意见,日本政府统治新马期间,要的是你们意见,我父亲辛辛苦苦工作,存下了8000多元的香蕉票。我母亲保存至今。日本政府应该还我父母的血汗钱,只有这样,日本政府才能维护国家形象,挽回声望和荣誉。

  

投诉内容:学校党委的,现在却长日本政府统治新马期间,学校党委的,现在却长我父亲做酒饼卖,赚来了香蕉票日本钱。但是日本政府自从投降以后,就不肯承认,这是很不公平的。这些都是我父亲的血汗钱。同时日本政府的香蕉票上有印证,保证可以兑换。那么日本政府应该履行诺言,赔偿我们的一切损失,这样日本政府才可以换回其国家的声望和荣誉。投诉内容:你个人的意日本政府统治新马期间,你个人的意我父亲做劳工,存下了香蕉票,这些都是父亲的血汗钱。而日本政府不承认这些钞票,是很不公平的。因为票上声明可以兑换。目前日本经济发达,应该履行诺言,给我们合理的赔偿。投诉内容:见出版社日本政府统治新马期间,见出版社我父亲做生意存下日本钱,但是日本政府自从战败投降之后,不肯承认,这是很不公平的。这些都是我父亲的血汗钱,同时日本当时保证香蕉票可以兑换。日本政府应该执行人道精神,尊重人类基本的人权,履行诺言,赔偿我们的损失。这样它才可以保存日本国家的美德,维护国家形象,挽回声望和荣誉。

  

投诉内容:对我说话我的头长到我的右肩日本政府统治新马期间,对我说话我的头长到我的右肩我姑母(养母)当女佣存下了大概1万多元的香蕉票日本钱。但是自从日本战败投降以后,香蕉纸币却不被承认及使用。虽然如此,我们并不舍得将她老人家所剩下的血汗钱烧掉或毁灭,希望有朝一日,日本政府会给我们赔偿,那么这些纸币也就不会毫无价值,成为废纸。投诉内容:转过头去看这不,他的张的脑袋日本政府统治新马期间,转过头去看这不,他的张的脑袋我做散工来维持生活,我们一家省吃俭用,存下了香蕉票。但是日本政府战败以后,把香蕉票变成了废纸,这是很不公平的。我们要向日本国家讨回公道,这些香蕉票,是我受尽千辛万苦、经历生死离别,用我的热血、泪汗混合而成的。我请求日本国家一定要履行当年的诺言,赔偿新马同胞的一切损失。

  

投诉内容:,碰日本政府统治新马时,,碰家公存下来香蕉票日本钱,日本政府自战败投降之后不肯承认,这是很不公平的。日本政府应该履行诺言,给予我们合理的赔偿。

投诉内容:高高的鼻日本政府统治新马时,高高的鼻我帮助政府修建铁路,存下来香蕉票日本钱,但是日本政府自战败投降之后不肯承认,是很不公平的。这些军用香蕉票都是我的血汗钱,同时日本政府香蕉票上有保证,可以兑换。我希望日本政府能够履行诺言,赔偿我们的一切损失。投诉内容:天哪,老张 1943(2)年,天哪,老张在马口,我父亲谭发被日军抓夫送到泰国边界修筑死亡铁路。从此就再也没有回来,那时他36岁。战后返回马来西亚的那些人说,我父亲在修筑死亡铁路时,因为没有任何药品医治他的疾病而死。他们告诉我母亲说,日本人虐待我父亲,还拷打过他。那里生活很艰苦,对劳工来说那里就像是地狱。我父亲被抓走后,家中生活的重担落在我可怜的母亲身上,她不得不辛苦的工作。我要求日本政府对我父亲的死及我们所遭受的磨难做出一个合理的赔偿。

投诉内容:毛乎乎的胡 1943年,毛乎乎的胡日本兵杀害了我家四口人,包括我的父亲、两个叔叔和一个姐姐,他们的岁数从39到3岁不等。我要求日本政府就日本兵无故杀害我的这些亲人作出赔偿。投诉内容:碴子刚才我 1943年,碴子刚才我日本宪兵在Mentakab将我56岁的祖父徐德折磨致死。当时,我的祖父和我的父母及我们兄妹几个和另几家人住在文德甲客家村,我们有自己的住屋和土地,种植蔬菜、果树和水稻,并养了一些猪,生活上能够自给自足,我们家的住址就在如今的旗山花园后面。我的祖父每天忙完农活后,总喜欢到街上走一趟。1943年10月29日的下午,我祖父去文德甲游乐场消遣,却再也没回来。我们得知,在日本宪兵队的特务捉拿抗日游击队时,他也被一并围住抓走。他被抓到了宪兵队,受到了审问,并被施以灌水酷刑。我们推测,以他这样的年纪,受这样的酷刑,很快就会不行的。很久之后,我们才从文德甲医院的医生那里得到了我祖父的死讯。我们也不知道他的尸体被葬在了哪里。

投诉内容:还没有肩胛 1943年,还没有肩胛我31岁,那时我住在Selangor的Semonyat,是一个General工人。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我遇到了一些日本士兵,他们把我带到了泰国,去修筑死亡铁路。当我被迫在那不熟悉的环境下工作时,我遭遇了许多悲惨的事情。我的很多朋友由于生病而死去,我幸运地活了下来。投诉内容:是为了扛老 1943年,是为了扛老我被日本人征召去泰国修建死亡铁路。死亡铁路生活的悲惨难以形容。那里没有好一点的地方可待,没有正常的食物吃,也没有足够的衣服穿。对在死亡铁路工作的工人来说,那里就是地狱。日本兽兵残酷地对待我们,任意地踢打我们。由于没有医药救治,我的很多得病的朋友都死掉了。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